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

时间:2019-10-17 13:01:11 作者: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 热度:99℃

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王朔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满脸的泪,满头的汗,又是同一个梦。我呆呆地坐在床上,手里握着吊坠项链。阿俊会不会也像诗诗的公公一样,永远回不来了?  “不!不要!阿俊,你真的永远都不回来了吗?我好害怕。”  我起身来到阳台,坐在摇椅里,遥望繁星点点的夜空,冥思苦想。却怎么也想不出,阿俊会去哪儿?算了,不想了。还是回卧室接着睡觉吧。  可我毫无睡意,在床上折腾了半天也没睡着。最后起身把电脑打开。本来我对上网聊天没什么兴趣,或许是因为没有心情在虚拟世界里捉迷藏的缘故。其实,阿俊早就给过我一个QQ号,但我没用过几次。我上网也就是听歌、看flash动画,或者查查资料什么的。  我本想直接进入聊天室,却不知道我的QQ号是多少。我找出电话号码本查找,找了半天才找到——235126739。网名是“天使在线”,这是阿俊给我起的。他说,这个名字最适合我。  想不到,聊天室里竟然有这么多人,看来睡不着觉的绝不是我自己。我这个网名的点击率很高,可我一查资料,大都是些小毛孩子。  跟这些小毛孩子我可没什么聊的,我觉得,跟我聊天的人,年龄至少也要在三十岁以上。在这里没有找到合适的聊天对象,我便以散客身份进入新浪聊天室,这里人更多。我还没等来得及改名,就立刻被一个名字吸引了——《丢失的的爱情》——这是我的一本小说的书名!  我马上点击这个名字,原来是一个看过这本小说的读者。针对这本小说的内容,我们展开了颇有深度的对话。我们聊得很投机,大有不见一面就会遗憾终生的感觉。最后,我告诉她,我是这本小说的作者。  “啊!!!!!!!!!!!!!!!”  她打出一连串的惊叹号,接着又打出一个一连串的问号。  “真的????????”  我学她的样子,也打出一连串的惊叹号:“当然!!!!!!!!!!!!!”  我们开始互报姓名、电话。当我再次发言时,居然“查无此人”了。就在我感到奇怪时,我家电话响了。我立刻意识到是楚楚,刚才跟我聊天的那个女人。果然如此。楚楚说,她想跟我见面聊,约我明天上午十点,在梦幻咖啡厅见。我欣然应允。  二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咖啡厅。楚楚告诉我,她是一家杂志社的执行总编。她长的算不上漂亮,但气质很好,脸上带着职业女性特有的那种端庄和自信,言谈举止显得既大方又干练。  我们没聊上几句,楚楚就开门见山地跟我讲起她的故事。  我比较早熟,尤其在感情上。初三那年,我们班来了一个特帅的男班主任,姓范。范老师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五官端正,仪表堂堂。  本来极其枯燥无趣的数学课,经范老师一讲,立刻鲜活起来。似乎每一个数字都是一个跳动着的音符,而每一个跳动着的音符又像是一颗充满感性色彩的灵魂。  范老师讲课时习惯侧身写字,板书写得非常漂亮。他讲课从来不看书,连作业都知道在哪页上。  最绝的是,他批改作业的速度,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他把我们的作业本一组一组地收上来,然后批完一组发回去一组,顺便进行总结。  几分钟就可以批完一组。他从来没有把作业本拿回到他的办公室去。他的高智商仅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略见一斑。范老师除了课讲得好以外,他还是运动场上明星级的人物。他的足球踢得简直太棒了。  唯一可以令我如醉如痴、而又几近疯狂的运动就是足球,而且我一向认为,男人可以不抽烟(最好不抽)、可以不喝酒(尽量少喝),但决不可以不喜欢足球。足球最能体现男人的雄性魅力。

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

  我躺在床上,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心里想着阿俊。我实在想不出还可以到哪儿找他,我差不多感到要绝望了。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流到耳边,再从两耳流到枕巾上。  不知什么时候,汪灿来到我身边。她戴着眼镜、口罩,我虽然看不清她的眼神,但我能够感受得到她对我的关心和同情。我觉得自己这样有点过分,汪灿对我这么好,我不应该把自己的坏心情带给她。

家的念头一时淡化了。有人问郑和,这种果叫什么名字。他随口答“流连”,后来人们将它转化成‘榴莲’”。  “哦,是这样。” 我叹息着说,“什么时候我可以花很少很少的钱,却可以买来好多好多的榴莲呢?”  “这个不难吧?其实,广州的榴莲就比咱们天都这便宜得多。”  我高兴地说:“是吗?那我以后特意去广州吃榴莲。”  ……  “新竹小区到了,有在新竹小区下车的乘客请准备好”。  售票员的话把我从回已忆中唤醒。回到家里,我一边用水果刀切榴莲肉,一边想,阿俊最要好的朋友大鹏,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去广州发展,他在那里开了一家鞋店。他曾邀请阿俊带我去他那里看看,他说,如果我们也想在广州开鞋店的话,他会大力帮助我们的。  阿俊答应大鹏,他一定找机会带我去广州。可是,这个机会一直没有找到。而阿俊却莫明其妙地失踪了。他会不会一个人悄悄去了大鹏那里?因为事业不顺利,没有心情回来接我?  说不定阿俊真的就在广州?如果他知道我去广州找他,他一定会给我买好多榴莲的。我越想越激动,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订机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我已顺利抵达广州。  我兴奋地走下飞机,乘坐机场大巴来到市区。我首先在一家小饭店吃到了闻名遐迩的龙虾饺,还有各式各样精致的美味小吃。之后,在离市中心很近的地方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来。  为了明天早早去找大鹏,我很早就躺下休息。夜里,我又梦见了阿俊,他跟我一起来到广州。这次,阿俊脸上没有血,身上也好好的。他帅气十足地站在我面前,穿着我买给他的灰色衬衫,灰色长裤。他一句话也不跟我说,只是温柔地看着我。  醒来后,我好开心。这是不是意味着阿俊真的就在广州?我不知道大鹏鞋店的确切位置,只能一家一家地挨家打听,大家都说不认识这个人。  一直到下午,我终于打听到一个认识大鹏的人。他告诉我,二年前大鹏就把店兑给了他。大鹏人具体去哪儿了,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肯定早就不在广州了。  我颓然地坐在了路边的椅子上。找不到大鹏,我就不可能找得到阿俊。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悲伤之余,我便开始了女人的恶习——疯狂购物。  广州不愧为我国服装鞋帽的前沿阵地。在鞋城,我晕头转向,各种各样的鞋子琳琅满目,直看得我眼花缭乱。我来来回回地穿梭于各个批发小屋之间,好在有电梯可乘,否则我非牺牲在那儿不可。  在天马服装批发市场,我差点出不来。那儿的衣服真是太好看又太便宜了,我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总算大致转完。我挑来选去,最后忍痛割爱订了四双鞋,春夏秋冬各一双。买了两袋子衣服,也是春夏秋冬各季节都有。  在我准备当晚返回之时,偶然遇到的一个人改变了我的行程。这天下午,我正一边躺在床上吃榴莲,一边准备打电话订机票。忽然听到敲门声,我以为是宾馆的服务员。原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说,她就住在我隔壁,来跟我借眉笔。  我们彼此从对方说话的口音听出,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这使我俩立刻有了亲近感。她告诉我,她叫诗诗(多诗意的名字),她说她来广州纯粹为了散心。  当听说我打算晚上返回天都时,她坚决留我再住一晚,叫我明天跟她一起走。我们很亲热地聊了起来,等到我们都觉得肚子饿的时候,诗诗建议去吃火锅。她说,广东的粥锅非常好吃,比我们天都的涮羊肉要好吃得多。第九章:微笑渴死在脸上(2)

第十二章 尸体被影子遗弃(1)  我天真地以为我和程家儒会这样一直相爱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可是女儿出生后,一切都变了。  程家儒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变得简直不可理喻。他总是莫名其妙地发脾气,弄得我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知道他怎么了,不知道我们之间怎么了。  我想,可能是他在事业上不是很顺的缘故吧。程家儒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聪明能干,待人真诚,同时又处事圆滑,深得领导赏识。  他工作刚满一年就被提拔为科级干部,可到了副处以后,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上上不去、下又下不来,他为此很苦恼。  我觉得,男人如果在事业上不如意,回到家里,就很难对妻子孩子有好脾气。我能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父亲在事业上一生都不得志,回到家里,他总是绷着脸,对我也很少笑一笑。  母亲不能理解父亲,她总是跟父亲怄气,跟父亲吵架。我们家里很少有笑声。我就是在这样一种阴郁的家庭气氛中长大的。所以,我对此深有体会,一直想方设法地讨好程家儒。  这是我跟程家儒恋爱时他手抄给我的一首诗,是俄国诗人莱蒙托夫写的,是他最喜欢的一首诗。我一直保存着。你看,是不是可以从中看出程家儒是个事业型的男人。  怡心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我,这张纸已经发黄了,但仍可以看出苍劲有力的字体。  帆  在那大海上淡蓝色的云雾里,  有一片孤帆儿在闪耀着白光,  它寻求什么,在遥远的异地?  它抛下什么,在可爱的故乡?  波涛在汹涌——海风在呼啸,  桅杆弓起了腰身轧轧地作响,  唉!它不是在寻求什么幸福,  也不是逃避幸福而奔向远方!  下面是比蓝色还清澄的碧波,  上面是金黄色的灿烂的阳光,  而它,不安地,在祈求风暴。  仿佛是在风暴中才有着安详!  我点点头。从这首诗当中,的确可以看出程家儒对事业有着强烈的追求。我示意怡心接着说下去。  男人在事业上的不得志,就很容易触发对家庭对婚姻的不满。所以,我尽量做得更好,不想他回到家里挑出我一点毛病来。我相信,他自己会慢慢调整过来的。他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应该有能力协调好事业家庭二者之间的关系。  可我想错了,程家儒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不仅对我不理不睬,对女儿也是不疼不爱。以前的家务事都是他做的,突然间他什么都不做了。即使我忙得吃不上早饭,他也不帮我。晚上更是看不到他的人影,他回来就是进卧室睡觉。  我一个人既要做家务又要带孩子,还要跟他一样每天去上班。我觉得自己就像澳大利亚的袋鼠一样跳来跳去,整天疲于奔命。  我像是一下从暖室被扔到冰窟里。我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我怎么着,他就是不理我。我委屈地依在他怀里,求他告诉我原因;我写给他很多封信,回忆我们从前相爱的情景;我请他(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听音乐会。  然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惘然的,程家儒依旧无动于衷。  万般无奈之下,我想到另一种可以感化他的办法,那就是给程家儒找个小姐。我想,或许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他对我已经没心情、没兴趣。  说不定,他的某次艳遇就可以使他重新对我、对这个家充满热情。我觉得,男人如果总是那么规规矩矩、下了班就回家,连个异性朋友也没有,这样子实际上挺没劲的。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满脸的泪,满头的汗,又是同一个梦。我情不自禁地把脖子上的吊坠项链摘下来,轻轻握在手心里。看着这条项链,我仿佛又看见了阿俊,听见他对我说:我们生死相依。  手里握着这条项链,我泪流满面——阿俊,你失踪了,在这个世界消失了,我找不到你,我们如何生死相依?  每当我和阿俊没有共同想看的电视节目时,他就会把遥控器让给我,自己则靠在沙发上看书。我喜欢躺在沙发上,头枕在他腿上看电视。  其实,阿俊腿上的肌肉很结实,我的头枕在上面并不舒服,但我就是喜欢躺在他腿上。阿俊喜欢我的长发,他最多的一个动作就是用一只手轻轻抚摸它。他看书时非常投入,抚摸我头发的那只手往往处于惯性状态。   玫瑰烟斗 >> 第十二章

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

第一章:月光,水一样流进梦境(9)

   玫瑰烟斗 >> 第七章王朔

关于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跟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以总理夫人曝丑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newsjapan.topljl3cgnu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