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修真聊天群

2.“两个大一新生打伤计算机系一对老生”但是Ann预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半个月以后,我有一次和同事去三里屯喝酒,被老冯灌醉了。一个星巴克带来的联想那边的娃,也住在中关村,就和我一起打车走的。结果我在车上酒后失言,说了自己曾经坐过牢的事情。估计第二天这娃就给星巴克悄悄咪咪说了,星巴克正想把我们还剩在国贸的这几个最早Ricky招的人全部弄走,大喜,于是立即就给主管Partner打了报告。修真聊天群“我既然是系文艺部长,你不给我说给谁说?”

修真聊天群

修真聊天群​‍

我没说话。老冯一个人租住在朝阳园(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外销楼盘),对门是2个美国女留学住的。我们到他家门外的时候发现那两个美国女孩竟然没有关门,而且招了一大堆老外(可能都是老美)在家里面开Party,音乐放的震天响,乱哄哄的一大堆人在里面群魔乱舞。我刚探头进去瞄了一眼,N个人全部向老子扑过来“hei man, come on…”老子吓腾了,赶忙抽身出来。老冯极其8满,看那个架势又想挽袖子冲上去干涉他们声音太大,我刚忙把他拖进了他家。“你也是大一的?”(我日,大一就穿的这么暴露?)修真聊天群

修真聊天群

修真聊天群

大学开学的很晚,我记得好像是94年9月19号报名。很多学校都是早就开学了,所以火车上基本上都是后去报名的新生。妈妈决定送我去,毕竟我没有出过远门,妈还是不放心的(可怜父母心,不多废话老)。在成都走之前,我还去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我的户口一直在成都,所以要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去黄瓦街派出所下户口,我比较紧张,因为我的通知书上写的中学是父母那里的中学,不求晓得公+安得不得打老子麻烦。结果那天那个公+安mm可能昨夜XX爽感,所以面带发春的微笑半分钟就给我办完了。我揣着一抹手续走出来,9月初的太阳依然毒辣,直射黄瓦街。我一个人走在这条静静的小街上,街道两边已经完全变样了,以前的四合院全部拆迁了,变成了各大衙门的家属区。想起以前4个伙伴,在这里一路疯闹,嘻嘻哈哈的去西城区少年宫打乒乓,不免很是伤感。92年修西沿线,我们那一片都拆迁了,他们3个的家搬到了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现在,我,一个朝气蓬勃,乐观向上,有知识有文化,面像猥琐但不可憎地有为青年,要上大学老,要开始迈出我人生的第一步老,啊,西安,啊,大学。。。。。里的mm,老子来老(足够BT否?)“你先下来!”修真聊天群

编辑:
返回顶部